今天是:

榆林文史

榆林文史您当前位置:首页 >>榆林文史

高岗与高双成、邓宝珊

编辑:admin     来源:榆林市政协    点击数:4730次     时间:2016年08月16日

张思铨

    大革命失败后,陕北中共组织根据党中央·会议精神,把革命斗争的中心由学运转向兵运和农运方面,使枪头锄头结合起来,建立武装进行革命斗争。高岗在西安参加声讨蒋介石·一二叛变革命罪行而被列为逮捕对象后,他脱险辗转回到横山,和马明方一起领导横山党组织。1928年陕北遭特大旱灾,饿殍塞道,尸横遍野,倒卖人口成市。高岗在横山组织几千农民暴动,抗粮抗捐抗税,清算贪官侵吞救灾粮款账,动员饥民吃大户粮。从而激怒了县衙和地方富豪。官豪串通一起,给高岗罗织罪名,图谋报复。高岗离开横山,到神木发动兵变失败。为避国民党捉拿,陕北特委决定派高岗以特别党员到肤施(今延安)搞兵运。高岗到肤旋利用关系打进国民党驻肤施高双成旅部,任旅部司书(副官衔)。他和焦维炽等中共地下党员,将国民党肤施县临时党部改组为正式县党部,高任党部委员兼录事。县党部挂的“中国国民党肤施县党部”牌子,实际是共产党的联络点,因为县党部由共产党人统揽,党部书记焦维炽,委员除高岗外,陈俞廷、易厚庵等均为中共党员,他们又都是中共延安区党委组成人员。对高双成来说,他们实质成了“打国民党的旗,吃高双成的粮,背高双成的枪,挖高双成的墙,拉高双成的武装”的一股“危险”力量。

    县党部设会议室、游艺室、阅览室,他们利用这个合法机构和公开身份,每逢节日、纪念日机会,宣传革命道理,将反对帝国主义,反对贪官土豪,动员灾民吃大户粮、度灾荒的内容寓于其中。时有挂狗头,卖羊肉之说。高岗、冯世光当幕后指挥,安塞高善祥、闰树华等带领几千农民暴动抗苛捐,将县衙围的水泄不通,县长被迫办起舍粮、舍饭站,给饥民放粮发饭几个月。

    好搞五湖四海的高岗,对三教九流也插手,能言善讲,敢作敢为,办事干练。他为投高双成所好,表面上对高双成很尊敬,对军务文秘和党务工作,兢兢业业,有条不紊,出谋划策很有见地,高出别人一筹,博得高双成赏识、信任、器重,放手让他工作。从而成了高双成的大人,说话有分量,不少人巴结他,自然成了替一些人在高双成面前的说客。与此同时,他以副官身份,广交友,拉关系,结识了一些高旅和驻榆的井岳秀部来往的中下级军官。对该旅部队地下党的活动和统战工作亦有很大加强,进而秘密组织策动兵变准备。

    此时,安塞西河口、镰刀湾等地哥老会很活跃,以此为同盟的地下游击队开始活动,打富济贫,被高双成视为“土匪”,是他管辖范围的心腹之“患”。高岗借机向高双成建议并且得到同意,派部队(内有些人本来就是准备哗变的)前去剿“灭”,他们以剿“灭”所谓“土匪”为名,里应外合,以失败、被俘为实,故意扔掉武器、弹药,轻装逃跑,给地下游击队胡立亭、薛应昌(后叛变)输送了一些武器和兵员。剿“匪”失败后,气的高双成拍桌跺足。高岗又假意劝慰高双成说,胜负乃兵家常事,哪有常胜不失利的。

    1929年春夏,刘志丹到延安视察,传达了榆林红石峡会议精神,在区党委会上决定集中精力抓兵变,并决定成立了高双成部军事组,由高岗、李含芳(时任高旅营长)负责,成员有王志环、王子显(即李妙斋)等,组织哗变,拉出武装和安塞游击队一并开展游击战争。至秋冬,兵变工作业已成熟,并和西河口、高桥、化子坪、镰刀湾的哥老会和小股游击队取得联系,配合接应兵变,拉出队伍,夺取武器,建立自己的武装。在兵变的关键时刻,军事组出了叛徒,并供出了高岗是共产党延安区委委员,准备发动部队哗变等机密。

    高双成一听,如梦初醒,大惊失色,气愤的连话也说不出来,遂严令依叛徒提供的名单,迅速逮捕高岗等共产党员。顿时延安城乡乌云翻滚,白色恐怖甚嚣尘上。城内如}海大敌,三道城门紧闭,戒备森严,辨认出城行人,搜查兵变的组织者高麻子。至此,延安兵变计划彻底告败,延安党组织也相继遭到破坏。

    高岗藏在城北角刘胜华(中共党员)家里,闭门不出,大小便由刘胜华父母倒出。高岗托刘找到延安四中地下党员姚安吉(是高岗单线联络员),设法将高岗从污水洞送出去,脱离虎口。据当时担任高双成旅连长张采芹回忆说,高岗和中下层军官以及高双成相处的关系好,实际没有认真严查,否则他根本跑不了。

    从此,高岗和高双成由上呼下应、下呈上听的上下级关系,卒然变为势不两立、兵戈相见、不共戴天的仇敌,在腥风血雨中经历了七个春秋,多次在血与铁中交战。两高如火如荼交战中各有胜负,高岗胜多败少,高双成败多胜少。高岗的败北有三四次。最狼狈的是在安条岭一战,被高双成一个营后边追击,保安民团前面设伏,打散了高岗的游击队,他成了光杆司令,并受重伤,拉着一拐一瘸的腿拄树杆挪到一个哥老会大爷家养伤,然后到华池发动兵变,东山再起。还有一次洛川组织游击队,被高双成派出“围剿”游击队的部队困在一家小店的粮囤里藏了几天几夜,没吃没喝,避免了厄运。这是1934年的事。

    1935年,高岗的翅膀硬了起来,在陕北反围剿战争中,高双成步步走向败北。刘志丹、高岗率红军连克六座县城,打通陕甘与陕北根据地联系,其中有的是高双成部驻守的县城和据点,损兵失地,实在咽不下这口气。西安事变后,国共二次合作,把高岗和高双成又拉到一起,站在抗日民族统一战线的旗帜下。为了合作抗日,挽救民族危亡,由势不两立、你死我活的敌对关系转变为朋友,握手言和,共同抗日。1937年,日军气势汹汹向绥、蒙、晋西北推进,陈兵黄河东岸,觊觎伊盟和榆林,作为侵占西北的桥头堡,在飞机、大炮的掩护下,企图渡河西犯,打开陕甘宁边区的北大门,进而攻下西安,占领大西北。19381月,高岗受党中央、毛泽东主席委派,以陕甘宁边区保安司令身份从延安出发到榆林,和他的原来老上级又是对头八十六师高双成师长(井岳秀死后接任)及晋陕绥边区总司令邓宝珊,协商共同抗日、河防御敌和边区在榆林设立办事处等有关问题。毛泽东对高岗去榆林寄于厚望,遂电告彭德怀、贺龙等高级将领,“榆林方面的问题,由高岗同志前去负责……”

    高岗到榆林后,受到高双成不冷不热的接待,但在礼节上的需要,还是到高岗下榻的住所看望、接待,双方见面一笑泯恩仇,摒弃前嫌。他俩以抗日救国大局为重,认真讨论研究了黄河沿岸防务和设办事处有关事项,气氛热烈,意气相投并达成一致协议,高双成满口同意边区在榆林设立办事处,便于沟通双方关系。高双成先前还设宴招待高岗一行,并一起欢度春节。高岗借春节机会,走访亲友和支持抗日的人士,广泛交谈发展抗日民族统一战线的重大意义,宣传中共抗日主张和边区有关共同抗日的政策,使所接触的人士很受鼓舞和教育,对共产党的主张有了一定了解。高岗返延安时,带榆师教师张明远(后为东北局副书记)等到延安工作。高岗榆林之行,和高双成、邓宝珊晤谈,收获很大,互相沟通思想认识,了解了情况,为共同河防御敌和榆林与边区合作友好奠定了坚实基础。

    高岗回延安汇报后,党中央根据高岗意见,决定定边少数民族工作委员会(原中央少数民族工作委员会高岗任书记,高调到边区保安司令部,民族工委下放归属三边特委)改为驻榆林办事处,迁往榆林。白坚、高增培奉命带领民委机关20多名工作人员,从定边出发经靖边、横山到达榆林。高双成反悔变卦,说上峰不同意共产党的机关在榆林驻扎。经反复磋商无效,白坚留下继续争取,民委机关人员由高增培带领返回靖边张家畔,曹动之、高增培两人到延安汇报。

5月,国民党军八十六师奉命扩编为二十二军,高双成任军长。其间,千里河防吃紧,危在旦夕,高岗二次到榆林,同高双成、邓宝珊进一步协商河防御敌等问题。高岗二次到榆林受到邓宝珊、高双成热烈欢迎和接待,比上次热情得多。一到下榻地方,高、邓及时看望并设宴为高岗洗尘。第二天共同分析了日军进攻态势,认真具体地讨论了共同防御日军入侵陕北的措施,双方开诚布公,统一认识,并达成一致协议,分段负责,死守河防。高双成邀请高岗向驻榆官兵讲一次话,高岗欣然答应。二十二军驻榆林城及郊外临近的几千官兵,整装集合在小操场,高双成握着高岗的手并肩缓步走进会场,会场官兵全体鼓掌欢迎。高双成用他那一口关中腔宣布说:“这就是同我们打过几年仗,现在和我们是朋友的高岗先生,我们团结合作,一致抗日御侮,现在请高岗先生讲话。”高双成带头鼓掌欢迎。

    高岗首先分析了全国反法西斯战争形势和日军侵占东北、华北后大步西犯危险态势。他强调说中国人民要紧密团结起来抗击日军,枪口对外,齐心协力,众志成城,一致御敌,把狗日的帝国主义倭寇赶出中国去。他讲了抗战的有利条件,中国人不可侮,人心齐,泰山移,全国人民奋起反抗,最后胜利属于我们,帝国主义者亡我之心最终要失败的。他指出,当前我们要借黄河屏障御敌西犯,我们要团结一致,坚决抵抗,不让日倭践踏陕北一寸土地。高岗的讲话鼓动性很大,使驻榆林官兵受到一次深刻的抗战救国政治思想教育,进一步激发了广大官兵对日军侵略者的仇恨,坚定了抗战到底的决心。

    高岗二到榆林和高双成、邓宝珊协商谈判,取得重大成果,为抗战时期边区与榆林和睦相处、共同御侮拆除了障碍,铺平了道路。陕甘宁边区和二十二军领导来往频繁,文电信使不断联系,在国民党发动的三次反共高潮中,没有发生大的摩擦,未发生军事冲突。还出兵到晋西打击日军,组织人畜力东渡黄河支援我军作战。更重要的是千数里河防圆若金汤。

    1945年元月,高双成将军病逝榆林,陕甘宁边区领导高岗、林伯渠等发唁电,送挽联挽幛悼念。边区政府还派曹力如、刘文蔚到榆林吊唁。高双成灵枢运往蒲城故里安葬时,边区派高双成的老战友杨虎城之子杨拯民专程到米脂迎灵,陪高双成的儿子高凌云扶枢送到富县的茶坊出边区境。灵柩沿途晚间到达县城停灵,均搭灵棚,设公祭,地县党政军领导亲临致祭。灵枢到延安停灵三天,各界举行大会公祭,高岗亲自到灵前致祭缅怀。

    邓宝珊将军与高岗的友谊关系也非同一般。邓宝珊的女儿邓友梅在陕北公学上学期间,高岗曾亲自召见,并托友梅向她父传递信息和文件。高岗两次到榆林和邓宝珊司令接谈外,邓曾三次到延安,高岗都亲自到住房看望、接待,交谈国内外形势和防止日军西进等问题。他俩没有互相打仗的芥蒂,谈起来畅所欲言,各陈己见,开诚布公。1938年夏,邓宝珊去武汉参加蒋介石主持召开的军事会议,会后返榆时,他选择了途经延安的路线。为不打扰边区领导,他到延安住在南关一家骡马店里,准备翌日就动身回榆。恰好当晚公安人员查店时得知,立即向上汇报。延安交际处领导前去请邓到交际处下榻,被副官挡驾,以邓总已休息为由谢绝。高岗即用电话请示毛主席,回答:“你已和他打过交道,一定要设法留他多住几天。”高岗第二天一打早前去看望邓宝珊并请到交际处住,和毛泽东、肖劲光等一块吃午饭。在高岗的挽留下,邓宝珊在延安住了七八天。期间,高岗等陪同参观了抗日军政大学、陕北公学,见到公学上学的女儿邓友梅,出席边区文艺晚会和群众会。

    1943年夏,蒋介石趁共产国际解散之机,发动第三次反共高潮,妄图分九路闪击边区。国民党中央电召邓宝珊去重庆研究要事。电报特别指定要邓绕道宁夏、兰州到重庆。邓看电报后生气地说:不定路线倒罢了,指定了,我偏要走延安这条路。

高岗根据毛主席要大张旗鼓地热情欢迎接待的指示,直接给绥德地委书记习仲勋布置:派杨拯民(因邓和杨虎城是老战友)前往边区过境米脂迎接邓宝珊入境,到绥德召开欢迎大会,地委和警备区领导主持讲话,并要注意安全保卫工作。

  邓宝珊到绥德时,习仲勋等领导前去看望,设宴招待。习仲勋主持召开欢迎大会,警备司令徐向前致欢迎辞。617日,邓宝珊一行到达延安,边区组织数千名战士列队郊外夹道欢迎。在八年抗战中,延安这样隆重礼迎国民党将领尚属第一次。

    当天,毛泽东在杨家岭中共中央礼堂设宴为邓洗尘,高岗到邓下榻地方迎接,陪同前去参加宴请,朱德、贺龙、林伯渠、李鼎铭、续范亭等作陪。

    邓宝珊在延安逗留几天中,毛泽东、高岗和邓交谈了世界反法西斯的前途和国内形势的看法,取得共识。高岗、林伯渠以西北局、边区政府的名义设宴招待邓宝珊一行。高岗即席讲话,表示热烈欢迎。他说,国共合作以来,延安和榆林和睦相处,实施防务,共同抗敌,保卫了陕北,保卫了西北,打败日军的时间不会很长了。他介绍了边区民主政治、经济建设形势和做好反攻的准备。他希望蒋介石应该放弃独裁,实行民主政治,这是中华民族的前途所在,强盛的保证。假如孙中山先生在世的话,他会看到他的三民主义在边区落实的事实。邓宝珊表示他自己一定按照孙中山总理遗嘱,为民主建国尽最大努力。

    11月,邓宝珊从西安返回榆林途经延安。此时,陕甘宁边区正在召开劳动英雄模范大会和工农业展览会。高岗邀请邓宝珊出席大会并发表讲话。高岗还陪同参观了工农业展览和工厂、农村、军垦地区,邓热情赞扬边区大生产运动的伟大成就。他说在短短几年,你们把一个贫穷落后的地区建设的欣欣向荣,真是了不起!

    其闻,邓宝珊患重感冒病,高岗前去看望,并派医生及时诊治,边区政府副主席李鼎铭也前去诊断开药治疗。高岗电话请示毛主席同意,叫交际处金城给邓赠送10张数九天的狐皮做大衣御寒。这件狐皮大衣他穿了好多年,成了与毛泽东、高岗友好的见证纪念品。

    (作者系横山县政协原副主席)

供稿:  

版权所有: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榆林市委员会
地址:榆林市高新区榆溪大道       联系电话:0912-3598656       传真: 0912-3598676
备案许可证编号:陕ICP备09011148号-1        技术支持:大一科技       本站访问人次:3415903

执行时间17m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