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

榆林文史

榆林文史您当前位置:首页 >>榆林文史

党项史迹与横山文化

编辑:admin     来源:榆林市政协    点击数:2767次     时间:2016年03月10日

      张 

在中国历史的漫长进程中,陕北地区一直是汉民族与北方少数民族生死予夺刀剑纷争的战略要地。在乱纷纷你方唱罢他登场的诸多少数民族中,党项羌族曾经是活跃在这个舞台上时间最久的一个。他们在这里留下了众多历史遗迹,也对这里的地域文化产生了深远影响,其中,横山县及其周围的大片土地是这种文化积淀最为丰厚的地区。

横山县地处陕北黄土高原与内蒙古额尔多斯草原衔接处,是中原农耕文化向草原游牧文化的过渡带。榆林地区南部丘陵沟壑区、中部河谷带、北部风沙草滩区的地形特征,以农为主、农牧交错的经济结构形式以及陕北文化中多元多维共生一体的边塞特色在横山县体现得最明显也最典型。

绵亘东西的横山山脉,游移漫漶的无定长河,蜿蜒于县境北部的万里长城,使这片土地历来成为汉民族与北方游牧民族金戈铁马利益纷争之地。相比于历史上曾经轮番活跃过的熏育、犬戎、猃狁、白狄、林胡、义渠以及匈奴、鲜卑、女真等众多游牧民族,党项羌族是这里居留最久的一个——从隋唐五代陆续内迁而来到西夏王朝败灭,前后长达500余年。横山山脉北麓和无定河流域的夏、银、绥、宥、洪、盐诸州及鄂尔多斯草原一带,曾是他们的第二故乡和创业根据地。他们在这里落地生根,发展壮大,形成以夏州为中心的割据势力,最终建立了与宋、辽、金鼎立的西夏王朝。其中银、夏两州的无定河、大理河及二者之间的丘陵山地区曾是以拓跋部为主的党项族聚居地。这里有无定河、大理河、黑木头川等便于交通、耕种的川道平原和宜农宜牧的沟谷台地,有面积广阔的山地草原,又有盐、铁、煤等多种矿藏,是“多马宜稼,且富盐铁之利”的一方宝地,再加上“人物劲悍善战”,遂成为拓跋贵族的军事、政治中心,党项羌精兵粮秣的供应地和军事、经济保障区。特别是南部的横山山脉腹地,沟谷纵横,群山拱卫,易守难攻,为党项拓跋部驱民耕战、秣马厉兵、依靠经济和军事实力称雄天下提供了得天独厚的有利条件,这些都可从党项人留下的众多遗物遗迹中得到验证。下面就党项遗迹分三个片区略作点介:

    一、无定河沿岸

    这是后有横山拱卫、前有直通鄂尔多斯草原进退自如的广阔天地、中有宽展畅通又可阻滞防御的无定河川这样的一片风水宝地。因此成为拓跋党项的创业根据地、生命线,西夏王朝的发祥地,即使政权西移,这里仍是重要的战略屏障。

统万城  大夏故都,位于无定河上游。从公元881年拓跋思恭据而建立夏州节度政权到1227年蒙古灭夏,党项人在这里盘据300余年。现在这个历史巨人仍然阴郁地屹立于沙漠之中,彰显着夏州拓跋政权曾经的辉煌和久后的沉寂。

白城台  在今榆阳区巴拉素镇,古称代来城、悦拔城。西距统万城40里,西门有白土马路直通统万,系汉魏朔方故城。宋夏对抗中,此处为西夏屯兵据点,北宋淳化五年,宋廷毁统万城,此城同时被毁。现存城堡遗迹。

李德明墓  在横山雷龙湾镇西面内蒙纳林后河王埋墓湾,有大冢,史志记载为西夏李德明墓。

古城界  在无定河北岸今榆阳区红石桥乡,西距统万城80里。建于北周,原名弥浑城,又名石堡城。梁思都称帝统万后,这里曾是重要军事据点,升为石州。宋时为西夏占领,仍称石堡城,为西夏十二监军司之一的屯兵重地。有学者考证,此处可能是西夏祥祐监军司治所石州。现有遗迹,属省级重点文物保护单位。

红石桥乡上世纪还曾出土五代后唐绥州刺史党项人李仁宝及其妻破丑夫人墓碑。以上这几处原来都属横山地。

波罗接引寺  位于无定河中游南岸的波罗城外石崖底,唐贞观年建。西夏李元昊及其子孙将此定为国寺,曾多次亲临寺院降香,延请高僧演绎经文,并以此作为往来驻足的行宫和与北宋对垒的据点。有学者认为,现在波罗城西部地下压着的宋城遗址,很可能是西夏石州监军司遗址。宋高宗绍兴元年,金人发兵夺石州,宋联西夏出兵与战,该寺遭劫。

银州城  始建于南北朝,初以产良马得名,位于无定河与榆溪河交汇处的党岔镇。唐时在此设“银州监”,牧养军马。五代后为党项拓跋势力所控,宋初为西夏奠基人李继迁出生成长和举大业之地,也是李德明青少年时期的故里。现在此处下城残迹几尽,上城轮廓宛然。城南后沟有王有地,相传为西夏灭亡后党项贵族逃亡匿身之处。

永乐城  又名永乐寨。位于银州古城南25里的党岔王家洼、石峁村及无定河对岸榆阳区上盐湾一带,由一群依山势而建的军事堡砦组成,是北宋元丰五年(1082)宋夏永乐之战的战场。王家洼山上及附近现存有六七处城垣、堡砦和演兵场遗迹;上盐湾寨洼村遗有“永乐仓”古城址一座,附近铁炉峁山顶有古寨一处。永乐之战曾经是一场十分惨烈的战争,交战双方死伤几十万人,现存的故垒残垣下应该还存有战殁者的呐喊与呻吟。

沿无定河顺流而下,东西两岸迤逦有马湖峪沟(原名马户川)、抚宁城、罗兀城(嗣武城)、米脂寨、绥德城等诸多宋夏战略防御堡寨或交战遗址。

二、大理河沿岸

这里是西夏捍卫横山腹地的南部防线,自西向东有银州关、威戎城、临夏城、克戎寨、怀宁寨、绥平寨等诸多关城堡砦。随着宋军修堡筑塞、步步为营战略的实施,西夏在大理河中下游的这条防线日渐收缩。现存有一些堡寨遗址。

三、黑木头川及横山腹地区

这里是党项人的大后方,可靠的根据地;富产煤、铁、高岭土等矿物。在这片如皱峰峦中,与外界沟通的仅有向北流去的黑木头河、向东南流去的小理河及一条向东而去的武镇—付家坪沟。其中黑木头川是这块宝地的最大门户。位于黑木头川与西沟相交处的殿市镇为黑木头川河上游、中游分界线、黑木头川三大拱卫点之一。殿市以下川宽地平,交通便捷,是党项政治中心银州与大后方军事据点李继迁寨往来的要道,属重点防卫区;殿市李继迁寨以上则山大沟深,属藏龙卧虎党项人养精蓄锐之地。

黑木头川中下游主要遗迹有:

卧龙山永兴寺  黑木头川河与无定河交汇处的响水韭菜沟口。汉建唐兴。北宋元丰三年,沈括在银州至怀远一带筑寨修堡,曾屯兵于此。

五龙山法云寺  黑木头川中游五龙山上,唐开元年建。碑记:宋真宗天禧年间,西夏李元昊收复夏州后駐兵五龙山,敬香施舍;宋仁宗皇佑七年,夏王谅祚带兵击垮晋西北宋军后过此地,敬香并赠西夏华严经一部;神宗熙宁年,西夏仁宗检查边塞驻军,上寺敬香,赐龙虎锦旗三面,宝伞一顶。

李继迁寨  在殿寺与韩岔交界的李继迁村,是黑木头川进入山区的咽喉。有传为李继迁练兵寨的“城塌”、藏兵洞遗址,有奉李继迁为不祧之祖的闯王李自成传说中的出生地--龙窑。殿市周围还有皇昊界、殿方台等寓意特殊的地名。

黑木头川上游及横山腹地:

这里有很多海拔在1500米以上的山峰。双城、魏家楼、石湾三镇交界处的大墩梁,海拔1534米,上有土墩一座,名“种谔垒”,是宋种谔建的屯兵瞭望台;艾好峁乡有宋将狄青率部驻屯并大战西夏军的万亩山塬“狄青原”。

韩岔、石窑沟一带有唐五代墓葬群;韩岔乡元盆洼有唐静边州都督拓跋守寂墓,附近华山下有曾经香火旺盛的古佛寺石窟,有马社塌、寨山、马圈圪?等小地名;石窑沟乡有闯王李自成故里及祖墓所在地长峁墕村。

武镇三官庙  在马湖峪沟内武镇本街,建于宋代。碑记:查迹考史,敌兵重围,元昊振臂高呼“谁若救我,必当厚报”,掷剑于石壁,地裂山崩,尘石遮天蔽日,天空现三光环,环中神人挥尘作法,敌兵惊退,元昊称帝建国后,在此设关建庙,名曰“三环庙”。

特殊的地理位置和历史背景,使横山文化具有多元多维互融一体的特性。其中有许多地方带有少数民族文化特色,这从当地的民间文化和民俗民风中可以看出。

横山腰鼓是最能体现陕北边塞文化特征的民间艺术。上世纪五十年代初,横山腰鼓尚保留有特色分明的三个品种,即战阵腰鼓、牧人腰鼓、祀神腰鼓。它们的服饰顶戴、舞步鼓点都不一样。那时,战阵、牧人腰鼓多分布在长城沿线和无定河流域,祀神腰鼓基本在县境中南部地区。海海著《陕北民俗舞蹈史话》认为,陕北腰鼓与宋辽西夏时期河套一带流传的军中“讶鼓”有关,那么,现存横山腰鼓中的牧人风格、战阵气氛和宗教色彩,应该与长期居留此地的党项民族文化基因有关,特别是活跃于县境中南部的祀神腰鼓。

横山的民俗文化异彩纷呈。妙趣横生的蛮婆蛮汉压尾的社火秧歌,隆重神秘的节庆礼仪(如党岔、王有地、武镇一带每年正月举办的“牛王会”,据说与党项人灵物崇拜有关),巫婆神汉祛病禳灾的巫俗活动,南腔北调的方言俚语,一鸣惊人的民歌山曲,还有独具特色的剪纸、说书、横山道情等等,不少地方体现出与汉民族文化显然不同的特性。

独特的人文环境也涵养了横山县典型的民众品格。整体来说,除了黄土文明的勤劳质朴、敦厚固执外,游牧民族豪爽仗义、宁折不弯的性格,在横山人身上体现得更明显。以几位前人事例作证:闯王李自成驿站下岗又遭县衙拷逼,不仅敢怒敢言,而且敢动敢干敢成大事,直接摧垮了明王朝的统治;清道光年塔湾的佘万荣“佘背锅”上诉地方官吏增税,遭县衙严刑省府关押,拼死赴京告状,终于告倒了府县贪官;革命前辈高岗在榆中上学时,为抱打不平而当众打了陕北王井岳秀的公子,被执井面前时,仍然慷慨陈词大义凛然。

横山男人如此,女人也大有少数民族遗风。这里的多数妇女勤劳能干、健康豁达,少有依赖男人养活的传统观念。她们做家务带孩子,也一样犁地抓粪放牛牧羊,即使男人们偷懒误功也不太计较,甚至在酒场上也可为男人代酒拼杯。

横山人大多能吃苦有毅力,忍辱负重,但涵养不足,受不得气,遇有挑衅,不善言辞的他们往往选择用拳头说话。

就地域细分,横山县南北部人的性格又有所不同。由于党项羌族从内迁到政权灭亡,前后数百年一直在这块土地上生存生活,无定河和大理河之间的丘陵山地区又曾是他们的聚居地,所以党项人的精神文化、生活习俗,深深蕴积于这块土地,其勤劳务实、坚韧狡黠、争强好胜等民族脾性,也在横山人性格中留下了深刻烙印。明代以后,县境北部长城沿线五堡地成为防御蒙套进犯的第一线,战争、和市以及清代开放的蒙汉贸易、口外伙盘,使两族民间往来日渐频繁,长城内外不少地方成蒙汉杂居地,蒙族文化不断渗透浸染,盖过原有的党项文化底色。因此,形成了横山人南北不同的性格差异:长城沿线民众的性格及处事行为多现粗犷直率、胸无邱壑,好酒使气、尚武仗义,不拘小节,思维多缺深谋远虑;其住宅简陋,饮食粗糙,服饰简单,家中鲜事盖藏,与蒙民生活习俗近似。而南部民众在住房、饮食、服饰文化方面相比要精细得多,处人接物也较谨慎内敛,多有谋略,但在诚信坦率方面相对逊色,强势好胜性格又显为普遍。

总之,横山县无论从历史地理,还是社会人文等方面,都有与党项民族有关联的文化资源,值得我们去发掘研究和探讨。它对我们今天的建设事业确有重要意义。

供稿:  

版权所有: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榆林市委员会
地址:榆林市高新区榆溪大道       联系电话:0912-3598656       传真: 0912-3598676
备案许可证编号:陕ICP备09011148号-1        技术支持:大一科技       本站访问人次:3415969

执行时间19m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