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

榆林文史

榆林文史您当前位置:首页 >>榆林文史

我就是半个吴堡老乡

编辑:admin     来源:榆林市政协    点击数:960次     时间:2014年11月28日

李合信

  一九七二年二月初,刚过完春节,告别年迈父母,顶着料峭寒风,我和妻子李旺经过四天艰苦漫长的跋涉,终于抵达了我们的目的地榆林。

  第二天到地委组织部报到,我岳母在榆林水利局工作,希望我们留在榆林好互相有个照应,尽管我们做了申诉,可是因岳父的问题无人理会,政治问题在那个荒唐的岁月是无人敢触及的,我们还是被分配到了吴堡。

  吴堡县城——宋家川是一个贴在黄河边上的小镇,据说是榆林地区最苦也是最小的一个县,好在这儿有我们大学时的好朋友张佳音、陈存棉夫妇在兽医站工作,可以像亲戚一样走动,还有一条黄河大桥连通秦晋,回家只需一天一夜,这两点使我们得到了少许安慰。到吴堡后,妻子被分配到宋川中学当了一名教师,我被分配到县体委工作。

 

  当时吴堡县革委会主任冯怀亮和军代表强蓝贵都非常重视体育,县体委配备了四个人,主任是吴建荣,另有何宪臣、刘友学和我。我负责女篮的日常训练工作。

  女篮队员都是学生,主要来自宋川中学,还有少数队员是任家沟中学学生。平时学生在各校上课,宋中的队员下午到体育场训练,假期把全体队员集中到县体委,统一集训。经过一年的努力训练,一九七三年,榆林地区篮球运动会在靖边召开,我县男篮获第六名,女篮获第七名,彻底摆脱了有史以来地区运动会上总是吴堡和佳县争倒数第二的窘境。一九七四年,榆林地区青年排球赛在榆林举行,由张学亭任领队,我和康义任教练的吴堡青年男排获得优胜奖。这大概是我县体育队在地区运动会上获得的第一个大奖。

  一九七五年又是一个丰收年,在榆林地区篮球运动会上,男篮仍保持上届水平获第七,可年轻的吴堡女篮却越过重重险阻,与榆林县女篮会师决赛。榆林县女篮集中了六十年代威震省运会的地区女篮的全部主力,七十年代初又涌现出一批青年才俊,球队实力超群。决赛在榆林新近落成的篮球馆里进行,早早的馆内就挤满了观众,有各县的运动员、教练员和榆林观众。比赛一开始,我县的姑娘们就放下包袱,敢打敢拼,防守进攻张弛有度。李锦英的弧顶跳投,袁桂梅的快攻跑投,霍丽丽的抢断篮板,李润平的防守盖帽,慕乃英沉着调度,打得真是风生水起,比分一路领先。这时体育馆内沸腾了,各县的运动员、教练员齐声呐喊为吴堡加油助威。榆林队的主力替补全被打懵了,一老带四新不行,换到三老带两新仍无法翻盘,直到最后12分钟乃英被裁判罚下,吴堡队失去了灵魂,对方才以几分的优势赢得比赛。吴堡女篮收获了有史以来第一个地区运动会亚军,这时全场掌声雷动,各县的教练员都走到吴堡教练席对我们表示祝贺。吴堡女篮一战成名,赢得了大家的尊重。

  上世纪七十年代初的那几年,可真是吴堡县体育发展的黄金岁月,虽然生活十分艰苦,工作条件极差,但有领导的支持,又有一批齐心协力、不计得失的教练员的共同努力,像刘友学、张佳音、南国伦、梁国仁、康义等,我们共同在女篮、男排、男篮的训练比赛中付出了心血,还有一批不怕艰苦、敢打敢拼的年轻队员,所以取得了好成绩。

  一九七三年,在县领导的支持下,我还和农机厂的一个电工(可能叫张保兴)自己动手,建起了吴堡有史以来的第一个灯光球场,记得在固定最后一条灯缆时,我刚爬到12米高的电杆顶端,脚蹬上的绳子突然断了,差点从上面掉下来,把我们都吓傻了,从上面下来,坐在地上半天才站起来。不过灯光球场总算建成了,虽然极简易,连个座位都没有,但每到晚上,很多吴堡人来到这里,打球的、比赛的、看球的,为他们带来许多欢乐。后来体育场搬到黄河滩,在这个灯光球场的地方建起了“黄河饭店”。

  一九七六年,我被抽调到张家山公社高家塄大队搞路线教育,在这里我感受到了陕北老乡的淳朴与善良。刚到队上,正是二、三月青黄不接的时节,社员家生活极困难,可路线教育工作队要求我们必须和社员同吃同住一轮。到每家吃饭时,他们总是把自家最好的东西端上来,可我看着好东西只有我们吃,家里大人小孩都躲在一边等着,真是难以下咽呀!饿得实在不行,我就请假走路回宋川(没有车),在宋川饭店买了一兜两面饼子背回队上,晚上饿了就加点,总算熬过了这一轮同吃关。

  七六年底,路线教育还没结束,县上又通知我到新办的“吴堡县共产主义劳动大学”报到,担任畜牧兽医专业教师。我离开学校多年,从来没有搞过本专业的工作,为了教学生,我下足了功夫:钻研理论知识,向县畜牧兽医站、张家焉公社兽医站的同行学习。我们领着学生边学习边劳动,下沟背石头建校舍,忙忙呼呼一年多,校舍还没建成,“四人邦”被清算,“共大”热也随之消退了,那些学生也就稀里糊涂地毕业了。现在想想,我这一辈子也就是这一年多干了这么一桩没名堂的事情,但这却不是我个人所能决定的。

  一九七八年七月恢复高考,全县上千名考生都集中到任家沟中学参加考试,由于共大学生已毕业,我们几个待分配的老师被教育局抽到考场服务,我被分到保密组。考试最后一天的上午暴雨如注,任家沟中学大门前的河沟里爆发山洪。考试结束,试卷密封装袋,要运到地区统一阅卷,运试卷的吉普车和押运的武警已到公路边待命。局里决定让我带几个村民把试卷袋送往公路边,可洪水仍未减弱。教育局长刘绍德、副局长王力和许多师生都焦急地等在河边,好不容易等到洪水小点,几个村民每人背一门课的试卷和我一起涉水过河。水流湍急,深达大腿,一个村民走到河心,脚下一滑,一个趔趄就要摔倒,河边一片惊呼,我一个箭步上去一把将其拉住,保护了上千名考生的权益。上了岸才发现,我穿的凉鞋已被洪水冲走了,王力把他的鞋隔河扔过来让我穿上,就是小点。就这样我穿着局长大人的“小鞋”跑了十几里山路,把试卷安全地送到了车上。

  七八年九月共大解散后,我被调到宋川中学当了一名教师,先教数学,后又教生物。八零年十月我调离吴堡,到咸阳彩色显像管总厂子校(后改为彩虹学校)任教,担任教导主任直至退休。

  我们在吴堡生活了八年多的时间,虽然生活很艰苦,工作条件也很简陋,但给我留下了许多美好的记忆,那里有许多十分真诚的朋友、同事和学生。我常对人说,我就是半个吴堡老乡。从网上看到现在吴堡的新面貌,真为我们的老乡们感到欣慰,有机会一定回吴堡看看。

供稿:  

版权所有: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榆林市委员会
地址:榆林市高新区榆溪大道       联系电话:0912-3598656       传真: 0912-3598676
备案许可证编号:陕ICP备09011148号-1        技术支持:大一科技       本站访问人次:3415893

执行时间17m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