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

榆林文史

榆林文史您当前位置:首页 >>榆林文史

魏野畴巡视陕北侧记

编辑:admin     来源:榆林市政协    点击数:358次     时间:2017年01月06日

刘水波

1927年7月,冯玉祥步蒋汪之后尘,在陕西清党反共,革命形势骤然逆转。7月底,中共陕西省委派省委军委书记魏野畴来陕北(北路)巡视工作,魏野畴与军委成员唐澍、白乐亭(白明善)一道北上,先后在延安、清涧了解布置工作,并留唐澍、白乐亭在清涧石谦旅活动,魏于8月中旬前后,到达绥德。

魏野畴到达绥德后,与家住绥德城的原四师学生共产党员李明轩取得联系,并向李明轩出示了省委组织部长李子洲带给李明轩的亲笔信。信中有“明轩弟,魏掌柜来绥德买货,到好请多加关照,如绥德货缺,介绍到山西购买……”云云。李子洲在信中托付李明轩,要他承担魏野畴在绥巡视工作期间的食宿及安全工作。遵照李子洲的指示,李明轩将魏野畴领到城内仓圪垯山上自已家院中西厢窑里安顿下来。

魏野畴潜伏李明轩家,白天休息不出门,晚上约见党内同志。为了不露破绽,李明轩一般不留在家里,还是和之前一样,白天呆在他父亲的商号里,以便于与分散在各处的党团员取得联系。魏野畴在家中的安全问题,则交与他的妻子党淑萍照料。按照丈夫的交待,党淑萍每日除了送水送饭外,白天将魏掌柜住的厢窑上了锁,以防家人及邻居发现家中住有陌生人而发生意外。在魏野畴潜伏的三天时间里,党淑萍每天一干完家务活,即坐在大门外观察周围动静。大门平时进出人,会发出咯吱咯吱的声音,为了避免在夜深人静来人推门发出声响,她将蓖麻油倒入又厚又重的大门和家门的门钻内。深夜来人还没有吃过饭的,她得给客人做饭,但又不能拉风箱,更不能让瓢盆锅碗发出声音,一切都得小心翼翼,慎之又慎。夜晚屋内点灯怕照亮窗户,她事先把棉被钉在门窗上,晚上在外看不出一点亮光。接待、做饭、放哨,从不含糊,也未出过任何差错。

李明轩家住绥德城北门内,与仓圪垯山上井岳秀驻绥姜梅生团部为近邻,也就是说他的家刚好在敌人眼皮底下,这个看似十分危险的地方,却往往是比较安全的。鉴于当时已十分严峻的形势,召开党团联席会议目标太大,已不太现实,魏野畴只能通过李明轩的联系,晚上约见原“四师”党团组织部分负责人和党员,先后与马瑞生、赵仰普(赵通儒)、柳长青、刘毓深、陈廷俊等10多名家住或潜伏绥德城内原“四师”共产党员及原中共绥德县委部分负责人长谈,从中了解当地情况并指示下一步工作。与他们单独谈话后,分别要求他们通过适当途径,转告所有的党团员六条指令:一是为保存实力,原有的各级党团活动全部转入地下;二是妥当保存原有党团文件及名册,无法保证安全的,就地焚烧;三是党内同志设法利用各种关系,以合法身份打入敌人内部,化害为利,为我所用;四是坚定革命意志,反对投降妥协;五是万一身份暴露,决不能苟且偷生,出卖同志;六是今后工作要隐蔽,注意农村工作,向农民大力宣传。魏野畴的指示,为身处逆境而不知所措的党内同志指明了方向。

绥德的工作安排的差不多了,三日后,魏野畴要离开绥德了。魏野畴原计划北上榆林,一路巡视陕北工作,但接二连三的坏消息,每况愈下的境况不允许他继续北上,不得已,东渡黄河经山西到河南,去找昔日好友时任国民革命军第二集团军第十军军长杨虎城将军。交谈中,李明轩发现魏野畴身上的盘缠已所剩无几,刚走入社会的学生,也靠父母养家活口,口袋并无多少银子,支助魏野畴,他实在不好向父母开口。妻子党淑萍是一个贤淑且通情达理的人,听着丈夫苦衷,毫不犹豫地拿出她的嫁妆一副“什样锦”银手镯、银肚兜绳及一个精美的“美人”镜,让丈夫看哪一个容易变卖,如卖不掉的话暂典在当铺里,如论如何也要为魏掌柜凑足盘缠。李明轩托人很快卖掉了两件银器,凑齐了50块银元,作为魏野畴的盘缠路费。魏掌柜实在有些过意不去,他对李明轩和党淑萍夫妇二人说:“等革命胜利了,我加倍偿还你!”

魏掌柜到达绥德后的第4日凌晨,魏野畴收拾好行装,与李明轩一起借着朦胧晨雾,悄悄下了仓圪垯山,经北门至校场滩,先渡过大理河棒棒桥,北进至五里店又跨过无定河木板桥,顺利到达无定河东岸。一路上,魏野畴嘱咐李明轩:“可凭借你住在城内和你父亲的身份(绥德商会负责人)的有利条件,打入国民党绥德县政府内,必要时可加入国民党内部的一些组织,以合法身份作掩护,秘密开展党的工作,与敌人展开必要的斗争,但必须谨慎从事。”

让李明轩夫妇没有想到的是,与魏野畴在绥德一别,竟成永决。魏野畴到达河南杨虎城部后,担任军部政治部主任,并整顿该部的中共党组织,在杨部建立了共产党的军事委员会,任军委书记。后随部辗转至皖北,在组织领导著名的阜阳暴动中失败被捕,于1928年4月9日惨遭敌人杀害,年仅31岁。但临别时向李明轩夫妇的承诺,则成了魏野畴烈士永远无法偿还的一笔革命债务。不过,深受魏野畴革命风范熏陶的“四师”早期共产党员李明轩,在后来的漫长革命征途中,虽脱离党组织,几经坎坷,几经曲折,但始终未叛党,未出卖同志。新中国成立后,担任省政府参事室参事,并重新加入党组织,在耄耋之年继续发挥余热,并留下了不少珍贵的文史资料。

魏野畴在前往河南途中,向省委撰写了他在陕北巡视工作的情况报告,并将绥德党组织解体后的地区形势、状况及下一步工作向省委提出建议。此后不久,遵照省委李子洲的指示,在冯文江、赵仰普及李明轩等一批共产党员的努力下,绥德地区的党团组织得到恢复,大革命时期播下的革命火种,又继续在陕北大地上燃烧蔓延起来。


(作者系绥德“红会”成员,市作协会员。)



供稿:  

版权所有: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榆林市委员会
地址:榆林市高新区榆溪大道       联系电话:0912-3598656       传真: 0912-3598676
备案许可证编号:陕ICP备09011148号-1        技术支持:大一科技       本站访问人次:333010

执行时间34ms